当前位置:
“慈灯妈妈”殷自文用爱重新点亮生命枯芯
株洲文明网 2019-07-09 10:38:00

  盛夏酷暑,天热得像蒸笼,令人大汗淋漓。可年近古稀的“慈灯妈妈”殷自文却浑然不觉,她与志愿者们奔波在芦淞区的大街小巷,走进一户户特殊的家庭,敲开一扇扇封闭的心门。

  “作为一个失独妈妈,我了解同类家庭中父母的痛楚,我希望能让更多的失独家庭重返社会,与其受命运的摆布,不如做生活的强者!”殷自文这样说,十几年来她也是这样做的。

  “慈灯妈妈”殷自文(右)参加公益活动 图片来源:芦淞宣传

  “今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,你们病了有人照顾,老了有人赡养,走了有人送终。”

  1951年出生的殷自文,一直居住在芦淞区。2003年10月26日,对殷自文来说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。一场车祸永远带走了她唯一的儿子曾莹,撕心裂肺的失独之痛,几乎让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。

  因为伤心过度,殷自文几度晕厥,甚至无法顾及和处理儿子的后事。直到一切料理完后,她才从姐姐口中得知,是5位以高魏为首的青年跑上跑下,帮了大忙。

  “今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,你们病了有人照顾,老了有人赡养,走了有人送终。”殷自文还记得当时高魏对自己说的话,但她没想到,他们会用16年的坚守来证明。

  自那之后,这5位20出头的青年,走进了殷自文的生活,他们亲切地称呼她“妈妈”,安慰她、照顾她。每逢过年过节,5人都会拎着大包小包上门看望殷自文,送来的东西多得没处放,连冰箱都装不下。后来,高魏他们相继结婚生子,还教育孩子要称呼曾健、殷自文为爷爷奶奶。

  “孩子们小,有一次问他们的爸爸妈妈,为什么我有这么多爷爷奶奶?”殷自文笑着说,“几个干儿子就跟孩子说,别问那么多,叫爷爷奶奶就是。”

  “他们照顾我完全不图回报,我儿子没有做到的事,他们都做了。只要我有事打一个电话,所有的孩子都会来。”殷自文说。

  “看着舞台上的一幕幕,我仿佛看见了我的儿子,也终于能够释怀了。”

  尽管如此,殷自文依旧无法走出悲伤,独处的时候伤心往事就会涌上心头。因为殷自文原本爱好舞蹈音乐,还曾参加过株洲最早的常青艺术团,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在孩子们的鼓励下,在芦淞区建宁街道办事处的全力支持和无偿帮助下,殷自文开始组建艺术团,取名“畅想”。

  2008年7月21日,芦淞区建宁畅想艺术团正式成立。艺术团吸引了不少热心人士,开展了许多有意义的文艺活动,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关注。可在艺术团中,失独妈妈只是少数。“每当听到别的母亲谈论自己的儿女,我就心如刀割。其他的失独妈妈时有失控哭泣的情况。”这也让殷自文意识到,帮助失独家庭,除了运用群体、文艺疗愈,还需要更加精准的对接和专业的服务。

  2016年,株洲将举行“爱洒这方土”大型公益文艺汇演活动,湖南铁路科技职业技术学院的曹犁老师找到殷自文,邀请她进行音乐剧创作。随后在曹老师的帮助下,畅想艺术团参与创作了名为《爱的传承》的音乐剧,音乐剧由殷自文的亲身经历改编,“剧本是曹犁老师写的,导演是刘丽华,指导老师是张琳,剧中年轻人都是铁路科技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扮演,中老年人则是畅想艺术团的成员。” 殷自文告诉记者。

  刚开始排练时,殷自文完全不敢看剧本,“每次一看剧本就是经历一次丧子之痛。”殷自文说,后来表演者由曹犁老师的学生代替,但殷自文和儿子相处的语言、形态,都要殷自文回忆后去演示。“开始排练的那一个月,每天身心都是煎熬。”

  可这样的煎熬没有白费,在“爱洒这方土”大型公益汇演现场,音乐剧《爱的传承》震撼了每一个人,令许多观众潸然泪下,也驱散了殷自文心中的阴霾,促使她做了一个决定。

  “看着舞台上的一幕幕,我仿佛看见了我的儿子,也终于能够释怀了。” 殷自文说,“我很幸运,在高魏他们几个孩子的帮助下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,所以我一定要让别的失独家庭像我一样有人帮!”

  它多了一个明亮的名字:株洲市畅想慈灯社会工作服务中心。殷自文也多了一个温暖的称呼:慈灯妈妈。

  2016年7月15日,畅想艺术团在株洲市民政局注册,9月授牌正式成立,成为社工组织。从此,它多了一个明亮的名字:株洲市畅想慈灯社会工作服务中心,殷自文也多了一个温暖的称呼:慈灯妈妈。

  “我们的服务对象以失独家庭为主,提供包括团体心理辅导、心灵慰藉帮扶、探访、临终关怀等多方面服务,并做到上门建档、精准对接。”殷自文告诉记者,畅想慈灯社工中心成立后,越来越多的爱心女性加入,她们来自社会各界,主动无偿帮助失独家庭和空巢老人,被大家亲切地称为“爱心妈妈”。

  还有叶凤秀、孔令娟、杨艳新等失独妈妈,在畅想慈灯社工中心的帮助和殷自文的感染下,重新振作,加入到志愿者队伍中。她们都已年过六旬,仍然不辞辛劳,每天到失独老人的家中进行服务,买菜、做饭、搞卫生、陪伴,回到家后还手写服务日志用于存档。

  株洲市畅想慈灯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志愿者 图片来源:芦淞宣传

  现在,畅想慈灯社工中心已有社工及志愿者80多人,其中专职社工30多人(包括20多名爱心妈妈)。在殷自文的带领下,她们把温暖和希望重新带给那些痛苦的老人:

  失独老人刘英花(化名)一直是殷自文和志愿者的服务对象,晚年思子过甚,突患白血病。刚入院时,医院血库紧张,老人面临生命危险。在得知情况后,殷自文迅速联系发动志愿者,在微信、朋友圈发起寻找血源号召。通过大家的努力,不久就找到了血型相配的热心人。

  随后的三个月,殷自文和志愿者每天轮流去医院探望、照顾刘英花老人。可惜因造血功能不足,老人的身体已无法治愈,但她的心得到了救赎。“老人家去世的前一天,拉着我的手说:殷姐姐,我走以后,叫我丈夫跟你去做志愿者吧!”殷自文回忆到。

  失独老人王师傅名叫王远(化名),他和妻子易水云(化名)分别患有小儿麻痹和中风偏瘫,行动不便且年事已高。两位老人原本住在已有60年历史的老房子里,居住环境极差,家中连厕所都没有。殷自文还记得第一次去他们家,连信息表都是就着屋外的光亮填写的。为了使老人住得舒适些,志愿者主动替他们收拾房屋、购置家具。

  上门为王师傅收拾屋子 图片来源:芦淞宣传

  2018年4月30日,王师傅从沙发上不慎摔下,导致盆骨断裂。殷自文和志愿者第一时间赶到,将他送往医院治疗。随后志愿者还把易水云老人接到医院,主动给她洗澡擦身。住院期间,殷自文炖柴鱼汤给老人补身体,志愿者更是天天去“报到”,精心照料了二十多天后,王师傅痊愈出院了。如今,在畅想慈灯社工中心的帮助下,两位老人已经住进了芦淞普亲养老院。

  

  在医院照顾王师傅 图片来源:芦淞宣传

  失独家庭害怕过节日、生日,有的失独家庭甚至从孩子去世后就不再过生日。于是每逢节日,畅想慈灯社工中心都会组织大小活动,慰藉老人们,志愿者也会陪老人一起过生日,从父亲节、母亲节到中秋夜、年夜饭,每个节日都不落下。

  给老人们过生日 图片来源:芦淞宣传

  除了节日,平日里畅想慈灯社工中心的文艺队伍,会陪伴失独老人进行文艺疗愈。文艺队伍月月有计划、周周有安排、天天有关爱。从2016年至今,3年来进行文艺疗愈260多天,组织文艺表演达60次以上,让老人们晚年生活重新焕发了生机,增添了色彩。

  

  陪伴老人进行文艺疗愈,参加文艺活动 图片来源:芦淞宣传

  截至目前,“慈灯妈妈”殷自文和她的伙伴们为株洲市失独家庭提供志愿服务8000余人次,开展心理辅导和危机干预达2000余人次。畅想慈灯社工中心也先后获得“社会组织公益创投大赛一等奖”"十佳社会组织”“优秀社会服务机构”“文化志愿者团队”“慈灯之光优秀三社联动项目”“十佳女性社会组织”“3A社会组织”等荣誉称号,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可和关心。

  “所以痛就痛、哭就哭,我也要坚持把这段经历说出来,把这些服务做下去。”

  今年5月,芦淞区建宁街道办事处继续携手畅想慈灯社会工作服务中心,带着“际遇无常 相遇有爱”项目走进失独家庭,为芦淞区的失独家庭提供情绪疏导、生活照顾、陪伴聊天等“家人式”暖心服务,为这些特殊老人撑起幸福无忧的晚年生活。

  “际遇无常 相遇有爱”关爱失独家庭公益志愿服务项目采取政府主导、部门联动、社会参与的方式。建立“3对1”帮扶模式,即“专业社工+义工+护工”,结对1户失独家庭,通过结亲入户,及时了解需求,开展精神慰藉、文艺疗愈、资源链接、志愿帮扶等服务。同时,引入专业的心理援助机制,为目标人群提供心理疏导,帮助他们走出阴霾,再次燃起对生活的希望,重新融入社会。

  “世界以痛吻她,她却报之以歌,这就是‘慈灯妈妈’。殷自文的事迹,让人变得越来越有力量,‘际遇无常 相遇有爱’就是为了让大爱传递,让这种正能量成为一种温暖友爱的社会精神。”建宁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“随着工作的深入开展,人手现在越来越紧张,希望更多爱心人士能加入进来,更好地帮助失独家庭。”殷自文表示,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,就是帮助更多的失独者,让他们走出伤痛,让他们老有所医、老有所养、老有所乐。

老人们手写给畅想慈灯社工中心的感谢信 图片来源:芦淞宣传

  采访的最后,殷自文红着眼睛,恳切地说:“每一次说起这些事,我依然很悲痛,但株洲还有那么多悲伤的失独老人,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么幸运。所以痛就痛、哭就哭,我也要坚持把这段经历说出来,把这些服务做下去,让更多的人了解失独家庭,让他们得到关爱。他们就像我的家人一样,只要他们开心了,我也就知足了。”(芦淞宣传)

作者:
编辑:向胤蓉
来源:株洲文明网
分享到:
相关内容
重要精神
哈尔滨文明网 太原文明网 宿州文明网 新乡文明网 驻马店文明网 义乌文明网 博罗文明网 新乐文明网 开封文明网 包头文明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