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为保护湘江鱼类资源 她带领志愿者组成反电鱼“天眼”
株洲文明网 2019-05-30 09:01:00

  湘江是我们的母亲河,只有当大家都共同参与到保护母亲河的行动中来,才能让她更美、更健康。志愿者“苹苹”就是其中的一位典型代表,她从一位钓鱼爱好者,成为一名反电鱼联盟的先锋,带领数百名志愿者组成了守护湘江的“天眼”。

 脚还没完全康复,苹苹就出门巡查了 图片来源:株洲晚报

  因爱好钓鱼加入反电鱼组织

  苹苹是“60后”,老家在常德,曾经是常德一名纺织厂职工,后来到株洲定居10多年。别看苹苹是位女性,却是一位“资深”的钓鱼爱好者。她说,从小喜爱钓鱼,特别是野钓,各种钓法也都玩过。来到株洲后,湘江边就是她最常去的地方。

  “各种破坏性的捕捞,让湘江鱼类‘很受伤’。”苹苹说,最近几年她在湘水湾一带江边钓鱼,总会遇到一些电鱼者,湘江电鱼对鱼类资源带来了很大的影响。

  “参与反电鱼活动,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萌生。”2018年初,苹苹在长沙反电鱼联盟成员的邀请下,开始和钓友们在株洲参与一些反电鱼活动。11月,株洲也开始组建民间反电鱼联盟。由于在“湘江野钓圈”里影响力甚高,又颇具大姐风范,苹苹被大家推选为株洲站站长。

  反电鱼志愿者面临诸多危险

  当反电鱼联盟的志愿者,并不是什么好差事。除了是义务工作,还面临诸多危险。

  苹苹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,去年12月,她和志愿者“四喜”与电鱼人之间的一场对峙。苹苹说,他们发现两条电鱼船的活动,就在江边蹲守了20多天,最后终于和对方面对面。那天凌晨2时许,苹苹在芦淞大桥下的车上守候,四喜正从水边草丛返回。这时,帮电鱼船望风的一辆白色轿车跟到一旁,把苹苹的车堵在里面。对方把她的车牌号拍了照,还打探她身份。苹苹沉住气,在车里一直待着,直到白色轿车离开。

  然而,在四喜开车回去路上,白色轿车又跟了上来。在一个红绿灯,四喜打开转向灯准备右转,白色轿车也跟到右转车道。这时直行绿灯亮了,四喜一脚油门冲了过去,才把尾随的白色轿车甩掉。这次较量之后不久,电鱼船被渔政部门抓获。

  2019年初,联盟志愿者在荷塘区石子湖公园巡查时,也险些遭遇到电鱼者的报复。直到民警赶到,不法分子才逃离现场。

  上周三,苹苹和四喜在天元区雷打石镇发现电鱼船并举报,电鱼人上岸就威胁两人,扬言要打击报复。不过,两人勇敢留在现场,最后电打鱼者自己走了。“我们是带着正气的,有时候你不怕他,他们就会怕你。”

   既主动出击,更要当好“眼睛”

  有了这些惊险的经历后,苹苹更加感受到渔政等监管部门的不易。因此在主动出击的同时,他们更加主动为职能部门当好“眼睛”。

  “非法捕捞者有太多眼线,行动非常隐蔽,他们记住了渔政部门的各类车牌,连志愿者的车牌都心中有数。因此只有志愿者和职能部门联动起来,才能更好地打击违法捕鱼行为。”苹苹说,利用自己在钓鱼圈里的影响,不断加强反电鱼宣传。同时根据钓友的时间,系统地安排巡河活动,确保巡河时间和范围更全面。目前,联盟中活跃的志愿者有30余名,另外,还有近400名钓鱼爱好者成为线索人。“以前这些钓鱼人大都只是抱怨电鱼者多,但随着反电鱼联盟影响力逐渐增大,他们发现后就会发布定位,进行举报。”

  记者在苹苹的微信群里看到,内有不少举报信息,所有举报对象均用手机地图标注,非常精准。

  株洲市渔政站站长刘敏中表示,这些志愿者就像是执法人员的眼睛,为他们提供更精准的目标。也给违法捕捞者带来了震慑,让他们活动有所收敛。

  保护母亲河生态任重道远

  4月以来,湘江进入禁渔期,但仍有一些不法分子不愿收手。苹苹说,为了不放松监督,刚做完脚部取钢板手术,就悄悄溜出医院,并且配合渔政部门抓获一条电鱼船,并移送公安部门。据统计,近两个月来,他们已协助渔政部门抓获5艘电鱼船,“背包电鱼”也有十多起。

  就在上周三凌晨1时许,苹苹和一位志愿者在石峰大桥下值守时,发现河边过来两辆形迹可疑的小车。下来5人后,有3人负责望风,2人负责背包电鱼。他们一边向渔政部门举报,一边悄悄靠近,最终拦下2名电鱼者,另外3人则逃之夭夭。渔政部门随后没收了相关器材,并对电鱼者进行了法制教育。

  苹苹说,如今越来越多人认识到非法捕捞对自然生态环境的破坏,并主动加入到志愿者的队伍中来,但保护的力度和范围还要不断增强、扩大。她表示,目前已准备筹建株洲水生态保护协会,将湘江保护的触角延伸得更远。 (株洲晚报记者 戴凛) 

作者:
编辑:向胤蓉
来源:株洲文明网
分享到:
相关内容
重要精神
安徽文明网 通辽文明网 北京文明网 梅州文明网 安庆文明网 三亚文明网 瑞安文明网 营口文明网 通辽文明网 甘肃文明网